抗战烈士后人平遥寻遗骨 无名义士墓部分信息吻合-中青

2018-03-29 15:49

  廖塞垒拿着父亲的生前照片

  生活在北京的廖塞垒今年73岁,他和许多退休老人一样,喜好看看电视报纸,享受着天伦之乐。不过偶尔闲暇时,他总会拿出一张老照片凝望许久。

  照片上的廖塞垒刚出生没多久,母亲抱着他,身边站着一身戎装的父亲廖纲绍,这是一家三口独一的一张全家福。1945年7月,廖纲绍在山西就义,廖塞垒后来始终试图寻找父亲遗骨的下落,但都杳无新闻。

  今年3月,有消息说廖纲绍可能埋骨于山西平遥的一处无名烈士墓,这让本已放弃了希望的廖塞垒又燃起了生机,他想通过DNA检测的方式,了结自己心田73年的心结。

  拍完整家福之后父亲在山西牺牲

  廖塞垒1945年3月13日出生于延安,出生后约一两个月,他就和父母在延安拍下这张全家福。

  “那是咱们一家三口唯一的一张全家福,父亲不多后就南下了,在我出生刚好四个月的时候,父亲牺牲在了山西。”廖塞垒说,对父亲,他完全不自己的记忆,所有对父亲形象的假想,都是长大后通过父亲战友的讲述和自己查找相关的资料塑造起来的。

  资料记载,廖塞垒的父亲廖纲绍是湖南炎陵县(酃县)人,1912年出身,1929年入党,1930年参加红军,先后曾任红六军团通讯科长、51团参谋长、十七师参谋长,以及八路军留守兵团警备一团(老一团)顾问长、八路军陕甘宁晋绥联防军警备三旅七团副团长和八路军三五九旅七一七团团长兼九干队队长,三五九旅副旅长(后因牺牲未到职)。

  1945年7月随部队南下时,廖纲绍在山西平遥县境内的同蒲路同日伪军作战中勇敢牺牲。

  在很多对于抗战的材料记录中,廖纲绍的名字都被写成了“廖光韶”。“父亲是湖南人,谈话有口音,而且那个年代许多人都识字不久,所以很多人就把父亲廖纲绍的名字误写或者误读成了廖光韶。”廖塞垒说。

  少将回忆录记述烈士牺牲的情景

  当时,八路军南下支队第二梯队的参谋长为贺庆积,1955年新中国第一次授衔,贺庆积被授予少将军衔。1994年由白山出版社出版的《贺庆积回忆录》中,详细记载了廖纲绍1945年7月13日在山西平遥附近捐躯的经过。

  书中记述,第二梯队从延安出发后,经延长、延川、绥德等县,东渡黄河后到达山西境内,1945年7月10日,来到距离平遥县40多里的西山上,指挥部决定,稍作休整后涉渡汾河,穿梭同蒲铁路,而这里在当时还是日军盘踞区。

  然而就在部队准备暗藏渡河时,天降大雨,汾河水位由过膝深变为了一人多深,只能又等了两蠢才渡过汾河。在这个过程中,日伪军发现了八路军的部队,第二梯队处于“被敌人前堵后追的田地”。

  “看到情况很紧急,我骑马赶到前面,找到了七一九团团长廖纲绍,即时问他情形怎么样,知道情况重大,我便对廖团长说,后边敌人追过来了,不能再拖,手机看开奖直播现场,立即组织突击队,上刺刀,准备手榴弹,打开口子,保护部队冲从前。”贺庆积在回忆录中写道,“‘是!’廖团长回答后,即时实行命令。”

  据贺庆积回想,在火力维护下,廖纲绍亲自带领突击队向铁路冲了上去,士兵们边冲边射击,把一排排手榴弹甩向了敌人停放在同蒲铁路上的列车,敌人火力随后减弱,大军队开始涌向铁路,“正在指挥部队的廖团长,可怜被一颗枪弹打中,倒在了铁路上。”

  廖塞垒说,后来组织告知母亲,父亲廖纲绍第一次被子弹打中后,掉下了坐骑,但是仍然坚持加入战役,可怜二次中弹,打中心脏,感到到本人不行了,便被警卫员抬着退出了战斗。

  当天是1945年7月13日,一个多月后的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廖塞垒刚诞生未几后拍摄的全家福

  从小就崇敬父亲 遗骨不知在何处

  廖纲绍牺牲后,儿子廖塞垒便始终由母亲跟组织抚养,在延安核心第二保育院。进京后,廖塞垒的母亲被调往内蒙古工作,他则留在北京,直到1964年参军从军。

  懂事后,廖塞垒便时常听到父亲生前的老战友们给他讲父亲生前英勇作战的故事,他从小就非常崇拜父亲,并想着总有一天,能找到父亲的遗骨,带父亲魂归故里。

  “可是我父亲牺牲时我才四个月,基础不懂事,长大后固然听当年和父亲一起打过仗的叔叔伯伯们提到过父亲当年牺牲在山西同蒲路上,但具体地点并不清楚,加上南下支队后来又都分散在了全国各地,所以寻找无从下手。”廖塞垒说。

  进入部队后,廖塞垒曾经给山西有关单位写了良多封信,愿望当地政府和民政局部给予帮助,不得到任何有效信息,后来,每次家里的人出差去山西,他都会让大家帮忙去查找和寻访,但也都失望而归。

  退休后的廖塞垒除了看报看电视,还迷上了研究战斗年代的回忆录,他总盼望从中能找到一些关于父亲的线索。

  随着年事增添,廖塞垒的身材状况也逐年下降,然而他寻找父亲的心情却更加迫切了。“这成了我的一个心结,如果解不开,我会觉得终生都留着这个遗憾,特别想在有生之年,获悉父亲的着落,183kj本港台开奖直播现场,并让他魂归故里。”他说。

  平遥无名烈士墓部分信息相吻合

  转折浮现在今年3月初。

  一位来自山西的作家王京利在春节后不久辗转联系到了廖塞垒,他告诉廖塞垒,在平遥县东南部的丰盛村,有两座无名烈士墓,其中一座烈士墓里面的烈士遗骨在1950年被家人移走,而另一座烈士墓里面埋葬着的烈士很有可能就是廖塞垒的父亲廖纲绍,而这座烈士墓73年来更是被当地村民悉心保护。

  考虑到廖塞垒的身体不好,他的儿子先行驱车赶到了山西平遥,找当地村民理解情况,而带回来的消息让廖塞垒激动不已。当地村民告诉廖塞垒的儿子,这座墓里面埋葬着的是八路军的一个团长,牺牲时光在1945年7月,而且这个团长就姓廖。

  更让廖塞垒激动的一个细节是,当地村民说,墓里的烈士遗体当年是被一头大青骡子驮过来的,而廖塞垒长大后曾经听母亲讲过,作为团长的廖纲绍当年南下时骑的并不是马,而正是一匹大青骡子。当时,这位烈士的警卫员还嘱咐村民,一定要警戒掩埋。

  村民还说,当年是有两名八路军烈士被安葬在这里的,1950年,其中一位烈士的家属曾经由来迁坟,这里面存在迁错的可能,但是村民说,因为上世纪50年代间隔烈士的安葬时间很短,所以村民还记得两位义士的名字等信息,迁错的可能性很小。

  “诚然听了村民的讲述感到欲望很大,然而应该更信赖跟尊重科学手段,所以渴望可能给烈士墓里的遗骨做一个DNA检测,来确认到底是不是我的父亲。”廖塞垒说,“73年了,真的生机遇有一个好的结果,让父亲能够回家。”

??? 文/本报记者 付?

相干的主题文章: 相关的主题文章: